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918btt.com

那个新疆人看见黄勇跑出人群,脸色变了变. 我慢慢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歪着头看着这新疆人说:"朋友,我知道你是艾历瓦尔的人.今天我们有三条路走,你想听听吗?"新疆人看着我哼了一声不说话.我接着道:"第一条路,我现在马上打电话报警,要是警察来了在你们身上搜出钱包,我想这日子你也不会好过. "他看了看我,哈哈笑道:"我没偷东西,又不怕警察."我也笑着说:"那第二条路嘛,我兄弟刚刚回去找一些朋友过来了.他们回来以后,今天我们这钱包也不要了.但是你自己就麻烦了."新疆人听了这话,大声问:"你要打架?"一边对着旁边的小孩挥挥手,那小孩看到他挥手,转身就要逃开,却被小五一把抓住.我盯着新疆人,一字一顿地说:"不是打架,是打你."旁边围观的人们一早就对这些新疆窃贼心怀不满了,一时间起哄的大有人在,"打他","打死他们".喊声不绝于耳.这时那新疆人看着才有些慌乱.我又轻轻对他说:"你也别怕,我都不想打人嘛.第三条路,你现在就把钱包交出来,我就放你走."新疆人左右看看,忽然拉过旁边的小孩,嘿嘿笑着对他说:"喂,你有没有捡到过别人的钱包?" 说着用手摸着他的衣服,掏出一个钱包说:"这是不是你的?是这孩子捡到的."我接过钱包,看看旁边站着的两个女孩,其中一个说:"这不是我的钱包."我呵呵笑着对新疆人说:"那要麻烦你再找一找了." 人群中传出一阵哄笑声.那新疆人脸色汕汕地对旁边的小孩轻声说:"块拿出来."只见那小孩从裤腰带里抽出另一个黄色的女式钱包.旁边的女孩尖声说:"就是这个,就是这个."待得底下鼓噪之声渐止,我看了看旁边的中海,大声说:”既然大家给我面子,中海哥也这么挺我,我就不推托了. 今天在这里的,无论大家以前认不认识,今后便都是兄弟了. 以后大家有钱同赚,有难同当. “说到这里,我倒了杯酒,递给中海,又给自己斟满,举杯说道:”我敬大家一杯,以后的事,都要靠兄弟们了.”说完举杯一饮而尽. 各人轰然叫好,俱都举起手里的酒杯,喝了起来… 那天晚上,阿强饭店里的五十多箱啤酒全被喝完,连白酒黄酒也空了,到次日凌晨,一众人等才东倒西歪,满嘴粗话酒气地走出店门.四散归去. 我拿钱给阿强,说今天我来请客,他红通着连,喷着酒气死命不收.我只得无奈作罢,出了门,坐了车军的车回到家里.出了宋立锋家,我揣了八万块钱,来到了阿强的家里.我在他们家门口犹豫了一会,终于敲响了门. 门打开了,一张了无生气的死灰色的老女人的面孔出现在我们面前,那是阿强的母亲.,她疲倦地看了我一眼,问:”你找谁.”我说我是阿强的朋友,来看看你老人家.老太侧开身去,让我进了门.屋里窗帘全都拉着,饭桌边坐着个秃顶的老男人,一动不动.走近一看原来是阿强的父亲.我记得前两年阿强第一次坐牢后,也是我和黄毛来他家送钱,当时见到过他父亲.两三年不见,老人已经憔悴许多了.我轻轻叫了声:”阿强爸.”老人抬起头来,看了我一眼.”突然,他就象见到鬼一样,用手指着我,颤抖起来.” “我…我认得你.”阿强的父亲嘶哑着声音道.”你就是周周.”我说是啊,我就是周周.阿强的父亲战了起来,用手指着门大声吼道:”滚,你给我滚,你来做什么.”918btt.com虹口体育场旁边的一个火锅店里,我扶着晕乎乎的脑门,陪着黄珏在那儿坐着.黄珏一边点着菜单一边问我要吃什么,我说我胃口不好随便就行. 于是黄珏点了锅底和料,就让服务员把冷菜推来看看. 服务员便走到对面去推那辆装着冷盘的小车 .这时候,我耳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喧哗声,转头一看,紧挨着我们的那个桌子,一帮年轻人正坐着面红耳赤地碰着杯,一边嘴里大声呼喝着.黄珏皱了皱眉头说,怎么那么闹,又不是在包房.这时候,服务生推来冷盆, 黄珏点了几个端上桌来.笑着对我说:”今天让你多喝点啤酒吧,可不许醉了,呆会还要送我回家的.”我摇头说今天喝点热茶就好,不用喝啤酒了.”正说到这儿,就听到砰当一声. 旁边那桌上的一个啤酒瓶,被坐在我后面那人衣服带到,掉在了地上,摔得粉碎.瓶里的啤酒溅在了我的裤管上和鞋上.

918btt.com

918btt.com​‍

64我说那后来怎样了呢? 黄毛说,后来石磊从张庙叫了一百多人,围住了那帮新疆人的住所,哪里知道艾历瓦尔却报了警.警察赶到制止了我们.石磊和派出所的**关系很好,他们把石磊叫过去说新疆人的事最好少惹,现在连公安局都不敢惹他们.打又打不得,关也关不久,有什么事情还是忍让些的好. 那次的事情后来就不了了之了,伟刚几次想要带人去报仇,都被石磊制止了.现在那帮新疆人在漠河路那块特别猖狂,我们的兄弟经常和他们冲突,这帮人打架特别狠,出门带刀,真出什么事,到了所里吃亏的肯定是我们...所以,唉...黄毛叹了口气说:"让你去管那块地方,实在是..."傍晚时分,我去了金老板在欧阳路的那栋别墅. 按下铃后,门开了一条缝, 半张清秀白晰的面庞出现在我面前. “白轩” , 我还记得这个名字. 听我叫起这个名字, 那张脸上绽开了一丝笑容. “你还记得我的名字么?” 门全开了, 我一手依着门框,微笑着说:” 当然,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谁会不记得.”白轩轻笑了一声,问:”你来做什么? “我问:”李全德在么? 我找他.”提起这个名字,白轩的脸一下又阴沉了下来:”他出去有事, 不过马上回来.你进来等吧.”说完,别转脸向里走去. 我跟着白轩进了门, 进了一楼的会议室. “你先坐,我给你倒杯水.”白轩拉出椅子,让我坐下,便走出门去. 我看着她的背影,心里暗暗叹息了一声这是难熬的一晚...闷热的空气和房间里嚣嚣响着的电扇,讨厌的蚊子和电视机刺眼的白光,当然无法遏制的对于明天那件事情的无穷想象.一切都让人无法入睡,这种感觉甚至有点象小时候参加春游的前一晚,一样的无法入睡,甚至有一样的兴奋,只是如今更多了一份恐惧而已.终于,迷迷糊糊,不知何时我睡着了...918btt.com“晚上么?”我喃喃说道:”那么就今天晚上动手吧.”说着,我看了眼锋锋,问:”你也一起来吧.晚上有他好看的.”锋锋摸了摸后背,恨恨地说:”好,晚上我和你一起去.”小微在一旁说:”我也跟着你,周周.”我点点头,说:”那走,先回饭店.” “回饭店?”小微有些不解.锋锋在旁边说:”是啊,回周周的饭店.”小微一把拉住我,问:”你还开饭店?”我苦笑着说:”是啊,开了个小饭店.”小微自言自语道:”原来还不算是个小混混.”我拉着她道:”走吧.先回去再商量.”

918btt.com

918btt.com

抽完一支烟,我打了个电话给叶世杰:”叶哥,我三点十分左右到你这里.”叶世杰说那好我在家等你. 打完电话,我到街边打了辆车,直奔叶世杰家而去.我车直接开进新村,开到了叶世杰家楼下.趁着付钱的当口,我看向车外,却未见那四个福建人的影踪.”他们不会是没找到这里吧,”我皱着眉想,一边拨通了老鼠的手机:”喂,”老鼠接起了电话.”我是周周,你们是不是已经到了?”我问老鼠.”我们早到了,他们找地方躲了起来.我的车没开进去,停在旁边小马路上”老鼠说.我听老鼠说他们已经到了,才放下了心.下了车,我抬头向楼上看了眼,正看到叶家的窗户开着,一个脑袋正探出,看向下面.见我抬头,那人向我笑了笑.我吃了一惊,”这不是成哥吗? 他怎么也会在叶家?” 我向成哥笑了笑,踏上了台阶,向楼上走去.我皱着眉头道:”那我们就多弄点儿车,自己经营好就可以啦.”金老板摇头笑道:”宝山就这么大,生意就那么多.你的那块地盘,更是其中的一小块.现在伟刚看着被你吃掉这么块生意,对他没什么大影响,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,而且最近他和月浦那里闹得很僵,也无暇顾及你,咱们的车,要是多了,一来等于抢了自家人的生意,二来伟刚看到你生意做大了,对他造成了直接的影响,肯定会先来对付你.所以…” “所以什么?”我问金老板.”所以就得让伟刚和月浦斗,斗得越狠,我们就越占便宜.他们来都,咱们就在一边慢慢发展.”我点头说:”这倒是个好主意.”金老板看着我说:”听说你和月浦和伟刚这里都有联系.到时候怎么做,就看你了.”出了饭店门,金老板和李全德坐上那辆黑色的本田雅阁走了.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尾,我暗想:”这金老板,可真是个狠角,做起事情来,比伟刚更加狠辣.和他一起合伙,我可得小心了…”我和黄毛李顺太出了富都夜总会的大门,朝街对面走去.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尖利的刹车,回头看去,只见一辆白色的小客车在富都门口急停下来.车未停稳,那边的门便已经打开了,七,八个人从车上蹦下,李顺太叫了声不好,拉着我便向街对面走去.对面停着一辆别克轿车,忽然打开灯光闪了几下.李顺太拉着我和黄毛跑到那辆车旁.”上车.”李顺太叫道.我和黄毛急着拉开车门坐了进去.还未坐稳,那车便已经发动起来了.”慢,”李顺太忽然叫道.我顺着他的目光朝对面望去,只看见对面那车上下来的人同门口的服务生正在说话.说了几句,便朝门里奔了进去.”*,是李全德的人,来捉我们的.”李顺太轻声说道,一边拿出手机拨起了电话…918btt.com吃完午饭,我和郭敬来到了漠河路的那一段上,这里看着象个住宅区,路两旁矗立着不少公房.郭敬拉着我就要去他姐夫的房子,我说:”不急,我们先在这儿慢慢走走.”我边走边看,这里显然人气不错,街面两边都是小饭馆.从清真牛肉面到麻辣烫应有尽有,超市,花店也不少.郭敬说:”周周,你真的要开饭店吗? 好像这里已经有很多家了啊.到时候开起来,没有生意怎么办.?”我呵呵笑道:”先别急,再走走看.”

编辑:
返回顶部